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博狗网 -> 房产大玩家 -> m88.com -> 967.大妈也不灵!(5K,久违的万字求订阅!)

967.大妈也不灵!(5K,久违的万字求订阅!)

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

    潘千芮和两个摄影摄像大哥到的时候,也被眼前的阵势惊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们外出采访,绝大部分时候面对的都是单人或者家庭的投诉者,但是眼前却至少有十几二十人,绝大多数都上了年纪,怀里抱着少不更事的孩子,表情都不算太友善。

    等着的众人也看见了印着电视台名字的采访车,看见潘千芮这个名人之后,一股脑的就围了上来

    “你要帮我们做主呀,他们太过分了。”

    “天天通宵施工,家里人睡不好工作受影响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儿子都因为上班迟到被口工资了,再发生就要失业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开发商都是官商勾结的,曝光他们,让他们进监狱”

    “那么吵,孩子都睡不着,影响健康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只是一瞬间,潘千芮就被无数的抱怨声震得脑瓜子嗡嗡的。

    几次想要说话,都被强行打断了,人群根本就不给她说话的机会。

    最后无可奈何之下,她只能大喊了一声:“停!再吵我就走了!”

    人群这才稍微安静了一些,但仍然有咒语般的嘀咕和幽怨。

    “各位,你们能派一个代表来说说吗?这样一人一句,没办法解决问题的。”潘千芮耐着性子问道。

    这时,才有一个大概60多岁的大妈上前一步道:“我来说吧,我是社区的联络员,也是南国春景的业主委员会主任。我是退休职工,以前还是三八红旗手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一脸骄傲的看着潘千芮,仿佛曾经的身份都是她的倚仗。

    “额”潘千芮问道:“大妈你贵姓?”

    “哦看我这脑子。”大妈道:“我叫牛芳。”

    “牛大妈你好。”潘千芮终于能好好说话道:“请问,这些都是对晋涵集团投诉的居民吗?”

    “对呀!投诉的人太多了,反应到物业,我又反应到社区,想着人多力量大,就把大家组织起来打了投诉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那之前没有给城管和环保部门打过电话吗?”

    “哼怎么没打?”牛大妈懊恼道:“说起这个我就来气。昨天晚上来了人的,但是他们工地多嚣张啊,愣是关着门没让进。我估计是上头有人罩着呢,置我们居民的居住环境于不顾。”

    潘千芮耐心道:“牛大妈,还是不要妄下定论,在事实没有搞清楚之前,我很难说是谁的责任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有什么不清楚的?我们这么多人呢!”牛大妈明显对她的话不太服气:“难道我们这么多人联合起来骗你们吗?那我们可真是吃饱了撑的。”

    潘千芮想了想,开口道:“要不我们先一起到工地上去看看?你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行呀!”牛大妈一挥手,人群就跟着潘千芮一起,朝着大概一百米开外的工地走去,显得颇有威信。

    到了工地之后,这里的项目经理告诉潘千芮,现在正在施工中,无法让他们进入工地,态度非常的坚决!

    并且,他也不会回答任何问题,只说有事情直接找他们公司负责人。

    潘千芮一下子也犯了难。

    毕竟想要解决矛盾问题,肯定要找到相应的人来对质嘛。

    这边牛大妈冷笑道:“你看见了吧?他们多嚣张啊!连工地都不让进。”

    “大妈,这倒是在理的。一方面,他们在施工中,万一出了意外算谁的?而且这里也是他们的财产范围嘛。有权力拒绝的。”潘千芮解释着。

    牛大妈眉头一横:“哎我说你是来帮谁的啊?电视上你不都是帮投诉者的吗?”

    “我站在事实这边。”潘千芮不卑不亢的应道,让大妈一时语塞。

    这时边上有人喊道:“你不是认识他们老板吗?上了好几次你们节目了,就不能帮我们联系一下?不然我们找你来干嘛?”

    闻言,潘千芮尽管为难,但是想了想,这确实是唯一的办法了,于是便拿出自己的手机走到一旁打电话。

    人群就死死盯着她

    “喂,陈总你好!我是潘千芮。”电话一接通,她就自报家门。

    陈晋也很直接:“被人挡在门外了吧?”

    “额是的。”潘千芮道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放你们进去拍摄,但是只能你们电视台的人进去。否则那群居民进去,还不乱套了。到时候抢钥匙挡车轮的事情全都来了。”陈晋道。

    潘千芮回头看了一眼投诉的人群,心道陈晋说的情况未必不可能发生呐。她应承下来,陈晋便又叮嘱道:“麻烦你们一定要把工地的情况拍摄的清晰一点,全面一点。然后你可以把投诉的人都请到我们公司来,我亲自接待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潘千芮挂断电话,跟牛大妈说明了情况。

    尽管人群不乐意,但工地门口有不少人拦着,也无可奈何,只能守着门口,生怕放走了任何一个“需要为这件事负责的人”。

    潘千芮在项目经理的陪同下,带上安全帽,跟摄影摄像进了工地。

    一走进来,她就明白陈晋为什么要让她把工地里的情况拍摄清楚了

    只见围着工地的围墙有三层楼高,从外面是根本看不见里面的。不仅如此,在围墙内测,还有一层隔音墙!

    作为她自己来说,对此有最直观的体会。那就是刚才在小区门口的时候,噪音虽然能被听见,却还没觉得有多么噪杂。可是站在工地里,就是完全不停的体会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她大概也明白陈晋的意思了!

    那就是工地的噪音很有可能还达不到“污染”的标准。而投诉,不能说冤枉,却是有点过激了。

    亦或者是常见的一种手段也未可知?

    有了这一番了解之后,潘千芮走出了工地,手里还拿着特意准备的分贝仪。

    仅仅只是一道门的隔离,确实分贝就有了明显的下降

    可人群立刻就围了上来,让分贝瞬间有点要爆表的趋势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了?我们说得没错吧?”牛大妈一马当先。

    潘千芮想了想,眨眨眼问道:“大妈,那你们现在的诉求是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是要让工地停工吗?”

    “有用吗?”牛大妈不屑道:“城管和环保都说了,已经下了停工执行单了,可他们不执行呀!这已经严重影响我们的日常生活了,所以我们要求晋涵集团赔偿我们损失!”

    “对!赔偿损失!”人群一呼百应。

    潘千芮有了陈晋的明确回应,也有了底气,便开口道:“好!我刚才也问过了晋涵集团的董事长。他说请各位到他们公司去,他会亲自接待你们,给你们一个说法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人群齐齐一愣,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谁也没想到晋涵集团会这么干脆!

    “去就去!”牛大妈最后强硬道:“有理走遍天下,有什么不敢去的。”

    潘千芮也点点头,随后让众人各自想办法,她则是带上了牛大妈,一同前往晋涵集团。

    大概11点左右,一群人到了晋涵集团。而陈晋,也已经在大会议室里,微笑着恭候了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不是经过办公区时员工忙碌的景象,还是整体偏刻板的装修风格的影响,到了这里,人群似乎就没有那么噪杂了。

    陈晋站在上首的位置,笑道:“欢迎各位的到来!对于最近一段时间给大家造成的不便,我代表晋涵集团向大家表示歉意。”

    “额”

    面对他的客气,牛大妈的泼辣一下子也发挥不出来,愣了愣神,最后还是强硬道:“陈老板,关于我们的问题,你想怎么解决呢?”

    潘千芮挥手示意,摄像表示已经在拍摄了。

    陈晋点点头,应道:“如果我们立刻停工的话,你们能够接受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行!”牛大妈恼道:“影响都已经造成了,停工不停工的我们不管,你得先赔偿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赔偿啊”陈晋摇摇头:“你的这个要求,我恐怕办不到呢!”

    牛大妈顿时就来劲了:“记者同志,你看啊!他已经嚣张成这样了,你还不赶紧曝光他!”

    “对,就是就是!”

    “他一定有后台!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一时间群情激奋!

    站在潘千芮的立场,自然是调解为主了。而且她也有些奇怪,陈晋为什么会这么强硬?

    于是开口道:“陈总,你这不是解决问题的方式嘛。总要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满意的答复吗?”陈晋不屑的哼了一声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随后他转向牛大妈道:“牛芳大妈,没错吧?”

    牛大妈一怔,嘴角抽了抽。

    陈晋随后一个一个的点名:“这位是田有地大叔,这位是张建军大叔,这位是徐菊花大妈”

    跟来的近二十人,他一个不落的,全都把名字报了一遍,弄得潘千芮一阵惊奇!

    竟然全都认识?

    而人群也有点不自然了,似乎是被陈晋当中点名而产生了一些羞耻心。

    然而陈晋还没结束,接着道:“首先,我们的工地里,已经全都架设了隔音墙。这一点,我相信潘记者的镜头已经记录了。然后,也有具体的采购安装发票,可以证明隔音墙是一个多月前就安装的。”

    “同时,我也派人现场测过,夜晚施工时,我们会关停一部分的大型机械,保证噪音不超过国家标准。”

    他还要继续说,牛大妈怒了:“你胡扯!我有视频的,晚上到你工地门口测量,绝对是超过标准的!就是噪音污染!”

    “工地门口吗?”陈晋反问道:“请问牛大妈,你是住在我工地门口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这”

    “事实上!”陈晋猛然喝道:“在你们的居民范围内,绝对不构成污染。更何况”

    他说着,朝一旁的查木林一点,查木林立刻操作了一下电脑,会议室的扩音器里立刻传出了一段对话

    “牛芳大妈,我们工地上接下来可能要昼夜进行施工了,恐怕会打扰你的休息呢。为了表示歉意,这些东西算是补偿。”

    “本来是想给钱来着,但是那样味道就变了嘛。所以就提了些大米,食用油,这还有一千块钱的超市卡”

    “哎呀太客气了,太客气了!没事没事,你们尽管施工,不要紧的。”

    随着这段对话的播放,投影仪也亮了起来,一张陈晋给牛芳家亲自送东西的照片缓缓出现,渐渐清晰起来。

    场面一瞬间就陷入了尴尬!

    此时此刻得理不饶人的牛大妈,跟录音里和颜悦色的牛大妈,可完全不像同一个人呐!

    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亲耳所闻,任谁也想不到“和蔼可亲”和“尖酸刻薄”如此两极化的状态可以出现在同一个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牛大妈,当初可是你亲口跟我说的,让我尽管施工,对你没有影响。你怕不是忘记了吧?”陈晋笑道。

    牛大妈的脸上挂不住了,阴晴不定,最后楞道:“当初是当初,现在是现在呀!”

    “我哪知道你们会这么吵?”

    “而且我都问过了,你那个隔音墙,对高层住户并没有什么效果。我这次来又不是为自己的,我是帮整个小区的住户要说法。”

    “老张,你住在16楼,你说说看,晚上是不是很吵?”

    被她点到名的张建军一下子没接住这句话,愣在当场。

    陈晋笑了笑,一挥手

    屏幕闪动,出现了一张正在更换玻璃的照片,边上站着的,正是张建军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经过详细测量的,所有12楼以上的住户,我们都已经免费帮他们更换了双层隔音玻璃了。”陈晋道:“我说你们一个一个的年纪都不小,是不是就真的那么健忘呢?”

    “前后半个多月吧,你们靠工地这一面的几百户人家,要么是收了东西,满口答应,更有一部分是我提前就换了玻璃的。”

    陈晋有些恼道:“怎么?真的那么吵吗?要不要我们找专门的机构来重新测绘?”

    “要是超标,我按照标准的十倍赔偿你们。可要是没超标的话我可就要以诽谤的名义,反过来起诉你们干扰我正常施工了!”

    “这要是赔起来,你们受得了?真以为法不责众?”

    陈晋的话语当中,明显带着威胁,让一群人都说不出话来了!

    一旁的潘千芮早就看傻眼了。

    她原本只以为是个很普通的噪音投诉而已,哪想的到,陈晋这个人竟然未雨绸缪到这个程度,早就提前把工作都做到位了?

    不但如此,还保留下了大量的证据。

    一方面是给了居民各种礼物做补偿,挨家挨户的都跑遍了。另一方面,自己也做到位了,把噪音降低在了国家标准以内。

    于情于理,都被他站得死死的!

    那么不用说,另外几个投诉的小区,投诉的那些人,恐怕也都是一样的情况了

    只听陈晋继续道:“我忙了整整一个多月,花了几千万,就是为了能够尽量减少对你们的影响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呢?反过来就要咬我一口?怎么?柴米油盐不好吃,还想着吃我的肉吗?”

    “我做了有良心的开发商,你们做了有良心的人吗?”

    他的话越说越是尖锐起来,刺得在场的人都低下头,说不出话来了。

    陈晋自己,则是心中暗道好险

    在即将面临9月1号这个关键的日子,他不允许工程出一丝一毫的纰漏!

    于是按照他习惯于把工作做在前面的风格,连秦珍都能想到噪音会对居民造成影响,他怎么可能想不到?

    就连昨天被人送停工执行单,他都没这么生气。因为那是职能部门在接到大量投诉后必然会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管对不对,先把你按住再说。

    但是他的所有做法都站得住脚,所以才敢于强硬对抗停工令

    只不过,最让他生气的,是今天这些居民们。

    都是普通人呐,都是他一家一家,一户一户拜访过的熟人呐,却在这个节骨眼儿上,不停的投诉,然后还要找媒体来曝光,为的是什么?

    所有人都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谁说普通人就不是狠人了?说他们是狼人才对,比狠还多一点。

    “我给的结果就这样。你们满意也好,不满意也好,都不会变了。抱歉,我很忙,恕不接待了。”

    陈晋说完,甩门就走,理都懒得再理。

    潘千芮忽然嘴角上扬,微笑起来

    “果然,陈晋还是那个陈晋呐。这个人也未免太可怕了一点吧?”

    莫名的,她只觉得好爽!陈晋骂这些人骂得越狠,她就越觉得爽。

    尽管非常的没有职业素养,但就是好爽嘛。

    “牛大妈”潘千芮开口,把话筒怼上去道:“你现在还有什么诉求吗?”

    牛大妈的表情变得非常精彩,随后说不出话来,掩面而逃。

    世道变了呐,大妈也有不灵的时候了

    一直跟在陈晋身边,随时准备应对突发状况的秦珍追上陈晋,忍不住偷笑道:“陈总,刚才真是太痛快了。”

    “痛快吗?”陈晋却是苦笑:“这可是花了几千万买来的,当然痛快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没问题了吧?”

    秦珍斗志昂然道:“没问题!其实只剩下收尾的工作了,一周之内,保证达到申领预售准的标准!”

    “预售证”

    想到这一茬,陈晋依然忧心忡忡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